荼荼荼荼_梌

mistake.4

哈哈哈哈我回来了!耽误了这么久!学习实在太忙了,小天使们要体谅体谅高二党!这章有点划水,寺类的感情线并没有出现!

‘道明寺  惨’
修罗场第一场:道明寺VS花泽芜  道明寺完败!

道明寺一打开病房的门,就看见一位高大帅气的男子,一脸杀气地瞪着自己,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了。当他阴阳怪气地说出那句话的时候,道明家的小少爷暴躁的脾气又占据了单细胞生物的大脑。道明寺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又是谁啊?我来看我的好兄弟怎么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啊?"花泽芜讽刺地勾起嘴角,发出一声不屑地气音,"切,我不想告诉你我的身份,赶紧从哪来给我滚回哪去。哦,对了,把你那女朋友也给带回去。"道明寺气急,一个拳头打了上去,却不料,对方速度更快,一把接住他的拳头,然后像拎小鸡崽一样,将他提了起来。董杉菜尴尬地站在一旁,这时候,去买水果的西门和美作回来了,看见花泽芜一脸阴沉又讽刺地看着道明寺挣扎,极其默契的抖了两抖。战战兢兢的对着花泽芜说道:"芜哥好!"半空中的道明寺惊讶地看着这一幕,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病房里传来了一道温柔而熟悉的声音:"哥?怎么啦?碰到谁了吗?"是花泽类的声音。道明寺僵硬地转过头,大脑像停机了一般,‘刚刚,类在喊他哥哥?西门和美作又叫他芜哥,他就是花泽家族的长子以及继承人--花泽芜?’花泽芜看到自家弟弟喜欢的人不仅是个单细胞生物,还是个傻子,不由得坚信了自己不能让自家可爱的弟弟被这种又丑又笨的大猪给拱了的想法。想通了的花泽芜嫌弃地把道明寺扔到了地上,看了看提着水果,努力忽视自己存在感的美作和西门,哦,还有愣在了地上的道明寺,大手一揽,拉过那两个臭小子进门,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门。哦,还落了锁。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董杉菜,看了看自己男友那蠢样,也不由地嫌弃了一下下,把道明寺从地上扯了起来。

回到学校后,道明寺就一直傻到现在了,起初杉菜还会担心的问问他怎么了,没有回答后,也就懒得理他了。这时道明寺的脑袋里盘旋着一句话:完了完了完了!他爸类的哥哥给得罪到了!他以后是不是要凉凉了!这时,广播里传出了声音:"下面大四的西门和美作同学,为道明寺点了一首歌,请大家欣赏《凉凉》。"

道明寺:。。。。。。

同天晚上,校园网站上出现了一个回复上万了的帖子,题目为:‘惹了自己最好的兄弟的弟控哥哥该怎么办’ 更让人瞩目的是,他的作者,是挂着‘V’的金灿灿的‘道明寺_F4’ 更令人称赞的是,此贴的第一楼是黄V的‘西门_F4’,回复的是: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凉拌,等着被搞死吧!哈哈哈,溜了溜了!二楼是黄V的‘美作_F4’回复道明寺的是:兄弟!敬你一杯!惹了不该惹的人!兄弟我先撤了!此后数十分钟后,校网上‘道明寺 惨’ ‘道明寺惹了谁’和‘F4兄弟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等等上了热搜榜。此后,明德学院的学生都将这历史性的时刻深深的印在了心里。

此后一周内,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作和某西的人爆料,这一周内,我们威风的道明寺同学,惨祸连连,倒霉不断。你以为这事情完了吗?实在天真。这才是开始。两周后,一个名为‘花泽类他哥’的黄V的ID名,发了一篇帖子,指名道姓的艾特了道明寺,喊话道:这事没完!还顺便艾特了西门和美作,赞扬他们做的好,发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花泽类哥哥’ ‘道明寺 惨’再一次地登上了热搜。

猛地发现,一脚踏进北极圈,再也踏不出来了!冷CP真香!

mistake

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大型弟控现场
下一章阿寺就见岳父岳母啦!大型修罗场请注意!
我回来啦!作业终于对我这个小可爱下手了!
下周三就要上学了,开学后可能会周更!

本章新人物上线!类的父母和哥哥!原创!不喜欢只能憋着啦!本章几乎没有阿寺的镜头。

Chapter.3

我喜欢在白昼睡觉。

因为那样我才可以光明正大地做着有你的白日梦。---花泽类

花泽类做了一个梦。他做了一个,和道明寺幸福生活,白头偕老的梦。它美好得让他不愿醒来。花泽类努力地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白茫茫的一片,以及冲入鼻腔的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他知道他在医院里。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意识消失前跌入了一个温暖的却又有些熟悉的怀抱。但他的大脑不由的让他多想,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疼地炸掉了。他想坐起来,但四肢无力得很,好不容易爬起来一点,背后已经出了一身的虚汗,还有一阵的眩晕。好吧,花泽类这时候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病情确实还没好。他稍微喘了喘息,便按下了身旁的呼叫铃。他现在很饿,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多久,但从手上挂的葡萄糖来看,应该是挺久的了。花泽类护士没等来,但是等来了一个,令他惊喜却又心虚的人--他的哥哥,花泽芜。花泽芜更像他的父亲,一双锐利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显得他的脸格外英气;又染着亚麻色的头发,像极了混血儿。花泽芜一进门,就看见自家不安分的弟弟虚弱地靠在床上,一只玉手正揉着眉心,脸色苍白,唇上还有一丝血气,而另一只手上的针头已经快出来了,这个小混蛋却一点也不知道。花泽芜气的直咬牙,想到那天要不是他回来了,无聊走在路上,就不会看见自家的宝贝弟弟花泽类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现在回想起花泽类倒进自己怀里,毫无生气的样子,他依旧心慌慌。但他同时又庆幸自己在路上,不然他有可能再也看不见自家的弟弟了。花泽芜大步流星地走向花泽类,把刚刚买来的花泽类最爱吃的粥重重地放在床旁边的柜子上,花泽类胆战心惊地深怕自己的饭撒了。花泽芜抱着手臂,沉着脸,就这么盯着花泽类。花泽类看自家的哥哥没有把粥给自己的想法,撇撇嘴,艰难地伸出手,颤颤巍巍地去拿粥。可惜虚弱的身体让四肢无力,刚刚拿起,一个手抖,差点打翻。花泽类偷偷撇了一眼花泽芜,花泽芜重重叹了一口气,在床边坐下,拿起勺子认命地喂起自家的病弱弟弟。花泽类知道哥哥只是生自己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从小这个大自己五岁的哥哥,都是很宠自己的。粥吃到一半,花泽类突然想起来,哥哥来了,不就代表着,父母都有可能回来了?花泽类心下一凉,虽说自家的父母很忙,但还是很宠爱自己的,现在一出事,老爸老妈肯定要说自己一顿。花泽类咽下一口粥,试探道,"哥,你回来了,爸妈也回来了?"花泽芜冷笑一声,"这时候想到爸妈啦?晚了!爸妈早回来了!"花泽类连忙向自家的好哥哥哀求道"哥哥哥哥,你千万别告诉爸妈啊!我…"还未说完,一道温柔的女人的声线传了过来:"小类,什么事不能告诉我们啊?是生病喝酒淋雨昏倒在路上被自己哥哥接住的事吗?好巧,我已经全部知道了。"花泽类看到老妈温柔地眯着眼睛笑,周身却弥漫着一股杀气,不由地抖两抖。要说花泽芜很好的遗传了父亲花泽奕的样貌和性格,那么花泽类就是遗传了母亲官沐的性格和气质。花泽类向父母打着哈哈,向母亲撒娇:"爸妈,我都这样了你们还要说我,咳咳,你们是不是不爱我了!"这招花泽类百试不爽,因为花泽奕看到这张和自家老婆超像的脸,就会心软妥协;官沐和花泽芜看到类撒娇立马不生气了,谁叫类的撒娇次数少之又少。

四人正在谈笑,这时,花泽奕突然想到花泽类为什么会去喝酒淋雨,说道:"小类,你为什么会去喝酒啊?发生什么了吗?是因为静吗?"官沐看到自家的儿子一瞬间的僵硬,责怪地瞪了瞪花泽奕,花泽奕摸摸鼻子,"算了,不想说就别说了,跟我们讲讲你的大学生活吧!"花泽类窝在自己哥哥的怀里,拍了拍花泽奕和官沐的手,示意让他们安心,"不是静,是因为……阿寺。"刚刚说完‘阿寺’,花泽芜的眉头就紧紧地锁了起来,这是类在昏迷中一直叫的名字。花泽奕夫妻二人惊讶地看着他,花泽类看着哥哥和父母,下定决心地说道"爸妈,对不起,我喜欢的人,…是阿寺。"说完花泽类便闭上眼,等待父亲的巴掌下来。过了一会儿,花泽类感受到一只温柔的大手摸着他的头,花泽类睁开眼,只见花泽奕抚摸着自己,官沐发声了:"小类,只要你幸福就好。我们都支持你。"花泽芜也重重地点了点头。花泽类十分感动,便把来龙去脉告诉了自己的家人。说完,花泽芜就要冲出去,嘴里气急败坏地骂道:道明寺这该死的混蛋!"刚拉开门,就看见故事的我另外一位主人公-道明寺站在了花泽芜的眼前,身后还有西门美作和静,可怕的是,道明寺这个单细胞生物,不顾西门和美作的劝导,居然吧杉菜也拉来了!

花泽芜怒极反笑,靠在门上,说道:"道明集团的小少爷怎么会来这,带着自己的女朋友,是来搞笑的吗?"

mistake

啦啦啦,开虐了。宝贝们准备好了吗?
Let's go!似乎有点OOC了。

Chapter.2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那也只是告白而已。

花泽类躺在床上,幽幽地叹出第23口气。这是他生病在家的第三天,西门美作和静都分别来探望过自己了。只有道明寺,三天以来一次都没有来。他不明白道明寺为什么要躲着他。难不成自己干了什么事?亲了他?想到这,他不由得咳嗽起来。他的咳嗽还是很严重,喉咙里时不时会泛上一阵痒意。如同他的心一样,想念道明寺得心痒。他捧着一杯热水,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手里还捧着一本《百年孤独》。他对道明寺的感情其实隐藏的很好,可是西门美作和静以及照顾自己长大的管家爷爷都知道。他们太了解花泽类了。了解的透彻。花泽类收回自己远去的思绪,投入到书本当中了。这时,老管家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在花泽类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道明寺少爷来了。花泽类的眼睛里划过了一丝光亮。自顾欣喜的花泽类并没有注意到老管家的欲言又止,要是注意到了,自己就不会让道明寺进来,之后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自己也就不会难受了。可惜,一切不能重来。花泽类温柔地看着道明寺走了进来,但看到他身后的董杉菜时,面色一僵,随后又恢复到平常的模样。道明寺大大咧咧地坐到床边,跟花泽类大声地抱怨:"真是的,类,你是不知道董杉菜有多烦,吵着要过来看你。还给你带了她妈妈做的粥!"花泽类心中一痛,在心中苦笑道:"原来你是因为杉菜的原因才来看我的吗。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了。"花泽类强撑着脸上的微笑,对走过来递给他粥的杉菜温柔地说道:"谢谢你啊,杉菜。"然后味如嚼蜡地机械地往嘴里塞着粥。似乎被这尴尬的气氛给冷到了,道明寺一把扯过杉菜说道:"类我们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说完便逃一般地跑走了。花泽类看着他们俩个的身影,重重地叹了口气。你现在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愿呆在我身边吗。原来我连一秒都无法属于你了呢。花泽类感觉有块重重的石头压在心上,重的他喘不过气来。喉咙里又泛起一阵痒意,拿过水想压下去,水却已经冷了,冰冷的水刺激着脆弱的喉咙,压抑已久的咳嗽声连续不断地响起。冬日的一丝阳光照射在床上苍白的人儿的脸上,映出一张泪流满面的脸庞。

第二天,花泽类不顾老管家的劝告,执意要去上课,老管家说不过他,只好放他走了。殊不知这个决定让他追悔莫及。一整天都平平淡淡的过去了,但是花泽类的直觉告诉他,今天注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在琴房收拾好装小提琴的盒子,离回家还早,于是花泽类决定去天台坐坐。刚跨进天台,就看见道明寺和杉菜都在。刚想上前和他们打个招呼,就看见道明寺一把扯过杉菜,吻了上去。花泽类愣在了原地,胸口左上角的位置像被人硬生生划出一道口子,剧烈的疼痛着。花泽类的心狠狠地抽着,疼到他直不起身来。他猛地向后退,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易拉罐,引起了正在接吻的两人。花泽类收敛好情绪,装出一副窘迫的样子,调侃道:"阿寺,杉菜,抱歉啊,打扰到你们了吧?你们继续。"说完便溜了。花泽类失魂落魄地走在学校里,刚刚两人接吻的画面不停地浮现在眼前。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唤回了他,是道明寺的电话。他说到桥牌室去,他有大事要宣布。当花泽类急急忙忙地回到桥牌室,发现就差他一个了。道明寺清了清嗓子,"嗯,我,我和杉菜,在一起了。""!!!""这…你们也太快了吧!"西门美作和静都担忧地看着类。"喂,你们就不祝福我们嘛?""阿寺,祝福你们啊。呃…祝你们永远幸福啊。"一定要比我幸福啊。"看看,类,真不愧是我的兄弟!"道明寺嘴上说着开心,但看见类苍白但又温柔的脸,笑着祝福他们,心里却有点不开心。"你们继续玩啊,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众人都担心类,静说要陪他回去,被类拒绝了。他俯下身,在静的耳边疲惫地说道:"静,我想一个人待会儿。拜托了。"

类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清冷的大街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他一手拿着一瓶红酒,不停地往嘴里灌,却又被呛到,不停地咳嗽。他踉踉跄跄的走着,仿佛上天也在嘲笑他,开始淅淅沥沥的下雨了,雨势越下越大,而在这场倾盆大雨中,花泽类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疼痛,撕心裂肺地痛哭……最后昏倒在了街头。。。

只有在这倾盆的大雨中,我才能不用顾忌到董杉菜,大声地说出:我爱你啊,阿寺。

解释一下啊,阿寺不是渣哦!因为他是感情白痴,所以他现在并没有感到自己对类的爱,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心里的难受是因为杉菜而不是类啦!
下一篇是番外,是一辆车。嘻嘻(♡˙︶˙♡)。

七夕贺文 同居三十题

1.相拥入眠

道明寺很喜欢抱着花泽类睡觉,是那种相对而眠低着,把花泽类圈在怀里的姿势。起初花泽类并不喜欢这样,认为这样太过于羞耻,他更喜欢用背去抵着道明寺的身体,感受身后人有力的心跳。但有一天醒来的时候,花泽类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屁股底下有某样不可描述的东西直直地抵着。他脸色一僵,想挣扎出道明寺的怀抱,这样一挣扎,情势更糟糕了。道明寺的喘息愈发粗重,他一个转身,把花泽类压在身下,沙哑地说道:"类,我忍不住了,这可是你自找的!"于是晨起运动拉开了帷幕。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花泽类坚决要求分开,道明寺同意了。半夜,迷迷糊糊中的道明寺感到有什么东西钻入了自己的怀里,花泽类熟悉的味道在鼻尖萦绕,道明寺顺势搂过,满足地抱着花泽类睡去。

2.一同外出购物

"类,冰箱里没有吃的啦!我们去买吃的吧!"花泽类本来想拒绝,但看了看道明寺像小狗一样的可怜眼神,心一软,便同意了。花泽类觉得牵着手走在超市里太过显眼,道明寺则认为这样才好,花泽类坚决不同意牵手,导致道明寺气鼓鼓地一个人走在一边,泄愤似的随手拿了许多吃的。花泽类叹了口气,把购物车里道明寺不爱吃的东西拿出,然后走到道明寺身边,把手伸进道明寺的口袋,与道明寺的手十指紧扣。花泽类凑到道明寺耳边,"阿寺,这样子,可以了吧?"道明寺立刻点头,反握住花泽类的手,笑嘻嘻地接着逛超市。自以为很低调的二人,早就被一些女孩子看到了这些动作,露出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在道明寺硬拉着花泽类站在TT前边时,终于忍不住爆发出尖叫。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晚饭后道明寺很兴奋地拿出一部恐怖电影,说是要看。花泽类看过这部电影的简介,评分蛮高的,是挺吓人的西门和美作看过,也被吓得哇哇乱叫,便同意了。道明寺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想着花泽类一定会被这吓到,那时自己便可以坐拥美人在怀了。可是花泽类是一般人吗?不是。于是一夜什么也没有发生。因为两个人在电影放到一半的时候,头抵着头,睡着了。由此可见这两个人,都不是一般人。

4.一方的起床气

众所周知,类特别喜欢睡觉,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看似温柔的类,有着很大的起床气!这一点,只有F4和类的父母及管家知道。西门和美作一想起上次不听道明寺的劝阻,去叫类起床的经历,不由得瑟瑟发抖。道明寺也很无奈,被吵醒的类的武力值,他都感到可怕。有的人建议他用一个吻,道明寺尝试后,第二天顶着一双熊猫眼出现在了学校里,花泽类身边则弥漫着低气压,而那个建议者,也被逼着吃下一双鞋。所以,道明寺得出结论,类的起床气,只能惯着!也就导致花泽类的起床气到后来越来越大。。。

5.做饭

此条不存在

6.大扫除

此条也不存在

7.浏览过去的照片

有一天道明庄来道明寺和花泽类的家里做客,西门和美作也在。偶然间翻出了F4小时候的照片。第一张是F4四个人穿着开裆裤的照片,西门啃着手,流着口水;美作啃的是西门的脚趾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道明寺则坐在地上,不屑地看着美作和西门的动作;花泽类则靠着道明寺睡着了,张着嘴,流着口水。第二张和第三张就是西门美作互咬脚趾,然后被对方臭到的情景。第四张是道明寺第一次梳菠萝头,那时他才五岁。第五张是花泽类把头塞在马桶里拔不出来的囧样。第六张这是少年时代的F4在泥潭里互扔泥巴。最后一张是去年庆祝F4在一起的十六周年时四个人穿着同款的衣服勾肩搭背的照片,每个人都十分开心。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类很不能忍受阿寺的菠萝头,他觉得太扎了!

阿寺很不能忍的类的生活习惯……好像没有

有的话应该是类一天睡十几个小时吧!

9.相隔两地的对话

类因为要参加音乐比赛提前一周出发去了芝加哥,而道明寺则要去德国出差。在德国的第三天,道明·没有类就不能活·寺很成功地想花泽类想到发疯了。刚开完会,道明寺便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打给了花泽类。一接通,类温柔的声音就响起了。

"喂?阿寺,怎么啦?想我了?"

"当然,类,我好想你,,Ծ^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类轻笑一声,可以想象的出,电话对面的道明寺那副像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等待主人回家的模样。"快了,明天比完赛就回来了。"

道明寺被花泽类轻笑的声音勾起了欲火,慌慌张张地告别了类,起身去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

当然,回来后的类三天没下床也是后话了。

10.早安吻

这种事,道明寺很少做缘由见第四条。

不过据某寺同学爆料,寺类的晚安吻💋有很多,晚间运动也很丰富!

11.替对方挑衣服

道明寺和花泽类的穿衣风格很不一样,一个是朋克嘻哈风,一个则是简约艺术风。这跟两个人的性格有很大关系。但是道明寺的衣柜里有一件卡其色的风衣,是类挑的情侣款;还有一件是酒红色的大衣,是类从米兰带回来的。类的衣柜里有一件淡牛仔色的牛仔连帽外套,是道明寺挑的,也是情侣款,他的是深色的;还有一件是大红色的卫衣,十分张扬,是道明寺去年在巴黎买的,送给类的生日礼物。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两人本来是想养一只哈士奇的,但养了一周,便又送回去了。为什么?

类:扶额"……不要提了,我养一只阿寺就足够了。"

寺:"类只能有我!宠物什么都去死吧!它还咬坏了我三双鳄鱼皮的鞋子!还有类的小提琴盒子!你是不知道那天类的脸色有多可怕(๑ó﹏ò๑)!特别是当他拿起变形了的盒子和湿漉漉的小提琴!直接和狗一起扔出窗外!"

13.一方卧病在床

花泽类感冒发烧了。因为淋了场雨。为什么淋雨了?因为和道明寺吵架了。为什么吵架呢?因为道明寺衣服上的一个吻痕。

此时的道明寺正在哄自己的小祖宗。因为花泽·醋坛子已翻·类还在和道明寺怄气,即使烧的脸通红,脑子晕晕的,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都不肯看医生,吃药。道明寺急得快疯了,接了个电话便急冲冲的走了出去。花泽类看道明寺不来哄自己,反而走出去了,因为生病,神经脆弱又敏感,忍不住眼眶一红,抽抽涕涕地哭了起来。道明寺一进房间,就看见自家的类眼睛红得像是一个小兔子,还咬着唇,眼泪哗哗地流。道明寺端着药膳粥,心疼地走过去,刚到床边,就看见类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气鼓鼓地背对着他。道明寺叹了口气,揽过那个"白团子",细声细语地给类解释了一通,说自己是去给他拿粥。花泽类看了看道明寺手上的粥,闷闷地把自己埋进道明寺的胸口。道明寺觉得这样的类可爱极了,一口一口喂完花泽类,又喂了药。接着对花泽类一个深吻,开始了"床上运动",美名其曰:出汗。

当然,道明寺同学睡了三个星期的书房也是后话了。

一星期是类罚的,一个星期是他岳母大人罚的,还有一个是他妈和她姐罚的。

14.午睡

不好意思,大部分的时间是午间运动。😏

15.帮对方吹头发

道明寺特别喜欢洗完头不吹头发,因为这样类会帮他吹。他特别享受被类的味道包裹住,类细长的手指穿过他的头发,轻柔地拂过头皮。

"类那细长的手指仿佛天生是为弹奏乐器所生的。你们是永远体会不到那种感觉了。不会,也不可能!"

---摘自道明寺语录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出浴后的类美人格外诱人 。

白皙的脸因为水蒸气的缘故蒸的两颊泛红,像极了刚出炉的肉包子。一双眼睛充满着水露,平时温柔的眼睛带上了一丝媚意,能勾去人的魂儿。水珠顺着发丝滴落在类的米白色的真丝睡衣上,晕染出一个个圈儿……

这时候,道明·兽性大发·寺就会扑上去,把花泽类吃抹干净……

而且喜欢在浴室里干……

---道明家一位苦不堪言的清洁人员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不好意思,每一天都是花泽类和道明寺的节日以及纪念日。

18.接对方回家

这题……

这两货根本就没有不是一起回家的好嘛!

---来自美作和西门的呐喊

你们两个人还好意思说!你们俩有不是一起回家过的吗?

---来自明德学生的咆哮

19.离家出走

不存在的!………才怪!

花泽类离家出走过一次,因为道明寺在听他弹钢琴的时候睡着💤了!

道明寺离家出走?开什么玩笑!他敢吗?

20.一个惊喜

花泽类凉凉地撇了你一眼,"惊喜,惊吓还差不多。不过,他反串那次挺讨我喜的。"

!!!反串?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可告密的事情!

道明寺一聊起这个话题就来劲了,"我去年生日那天,类…"还没说完,花泽类不知何时出现,一把捂住道明寺的嘴,但还是有几个词蹦出来了:"女仆……床……勾……"

第二天,新闻头条上醒目的大标题:

"震惊!寺类夫夫居然有这样的趣味!"

道明寺:……

花泽类:……

21.屋顶上看星星

即使这么浪漫的事,都能被道明寺搞砸。

"类,你看你看,那么亮是南极星吗?"

"……那是北极星"

"哇,是流星雨啊!那是哈雷彗星吧!"

"……那是狮子座流星雨"

"类,你的眼睛好像星星⭐️噢!虽然很小,但是很亮!"

"!!!你下去。"

22.一场飞来横祸(一场好戏借梗)

假设寺类遭遇了海难,困在了岛上。

那么道明寺就是王导。

花泽类就是……花泽类。

当看见那头死的北极熊时:

"类,怎么办南极都灭亡了,我们怎么办啊?"

"……"孩子,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叫北极熊啊?不叫南极熊啊?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没!想!过!

24.因为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睡觉,看书,做运动。

25.喝醉

你们看到过花泽类喝醉过的样子吗?

没有。

想看吗?

当然!

想太多了!(我的醉酒类岂是尔等凡人可以肖想的---道明·类是我的·寺)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这是他们俩的小情趣。

27.穿错衣服

一天晚起来了,道明寺和花泽类急急忙忙地随手拿了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到学校,明德的学生都以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他们两个。到桥牌室,美作西门也用这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们。

"你们这是,互换风格了吗?………靠!你们是穿错衣服了吧!"

确认过眼神,是穿错衣服的人。

只见道明寺穿了一件墨绿色的毛衣,外搭了一件驼色大衣:花泽类最喜欢穿的那件。

花泽类穿了一件黑色厚的加绒卫衣,外搭了一件薄款的嘻哈修身羽绒服:道明寺昨天刚刚穿过的。

28.一方受轻伤

道明寺受轻伤的时候,花泽类会面无表情地狠狠地把涂了药水的棉棒摁在道明寺的伤口上,涂着涂着,就红了眼眶。这时候道明寺就会搂住花泽类,柔声安慰,保证下次一定小心,不让自己受伤。

29.意外的求婚

其实……一点儿也不意外。

但是有求婚的意外。

那就是道明寺把戒指弄丢了。

然后……花泽类从衣服袋子里拿出另外的一对戒指。

对,没错,道明寺嫁给了花泽类。

30.滚床单

嘘!关灯!

❗️❗️❗️
注意!
第一题的晨起运动是肉,第九题有个电话play,13题有个生病play,14,24有肉,16题有浴室play,20题有个女仆装,女装play,25题还有醉酒梗的肉,最后就是20题的洞房花烛夜了!这些可能会成为mistake的番外篇。想看什么跟我说,多的会先写哦!
食用愉快~😊






mistake 中长

人物可能OOC ❗️
先虐后甜 后期阿寺大型追妻现场 微剧情向
第一章可能有点水
Chapter.1

花泽类坐在天台边,出神地望着湛蓝的天空,想到静早上给他发的消息,说明天她就回来了,一想到多年未见的姐姐回来了,类不由地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他童年的记忆都是静和阿寺以及西门美作的陪伴,除去这些美好的,就是空旷冷清的大房子,严格要求自己的母亲,一年见不上几面的忙碌的父亲和温和却又疏远的哥哥。他只能一个人躲在琴房里,抱紧自己,每秒都期盼着阿寺和静的到来。想到阿寺和自己小时候的约定,说是两个人要永远永远在一起,谁都不能分开他们。"不知道,阿寺还记得这个约定吗?我可是牢牢记住的呢。"类出神地喃喃自语。但转眼一想现在的道明寺和杉菜的关系,忍不住失落地说到:"大概…还是忘了吧!毕竟阿寺可是个感情白痴呢。。。算了,不管了。"说罢,便走下天台,思考明天该穿什么去见静。

第二天,类刚想和阿寺打招呼,就看见阿寺兴冲冲的略过他,手上拿着一个崭新的手机,类回头一看,发现是给杉菜的。他看了看后面的西门美作,他们俩无奈地耸了耸肩。花泽类强撑起一个笑容,揉了揉太阳穴,他昨天在天台上吹了风,只穿了一件毛衣,晚上暖气又开的太足,一时有点着凉了。西门看了看花泽类略有些苍白的脸,蹙了蹙眉,问道,"类,你没事吧?没睡好吗?"F4的每个人都知道花泽类很怕冷,一到冬天,就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而且这小祖宗还特别容易着凉!花泽类摇摇头,说:"今天静不是要回来了吗?我们去接她吧。"刚说完,一个温柔的声音就响起了:"不用啦,我回来了,类,好久不见。"这时候道明寺也冲了过来,惊喜地搂住静,"静你终于舍得回来啦!"藤堂静抱回道明寺,"是啊,阿寺还是和原来一样呢!一点都没变!"说完放开了道明寺,又拥抱了西门和美作,在花泽类面前站定,宠溺地看着面前的弟弟,抱住他,花泽类也抱住她,说道,"欢迎回来,静。"中午,道明寺说要庆祝藤堂静的回归,出去聚一聚。西门美作和静都说好,只有花泽类默声。阿寺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说"类你这是默认了!那就这么定了!我去叫董杉菜那个白痴!"说完,便去找杉菜去了。类的眼里闪过一丝暗淡,很快消失不见。下午上课的时候,花泽类觉得愈发昏沉,并且开始咳嗽了。站起的时候眼前发黑,腿一软,差点倒下,幸好被旁边的道明寺扶住,道明寺担忧地看着他,赶紧招手叫西门和美作过来。道明寺看着眼前面色苍白的人儿,微微皱着眉,因为咳嗽两颊泛着红,好似一位脆弱的瓷娃娃。道明寺心下一动,压下心里泛起的异样的情愫。西门把手背贴在花泽类的手臂上,手下一片滚烫。西门心下一惊,赶紧招呼道明寺和美作回家,拿出手机叫医生,道明寺也拿出手机,抱歉地告诉藤堂静和杉菜晚上的派对取消了,因为类发烧了。藤堂静和杉菜也对花泽类突如其来的病情而担心。道明寺看看身旁花泽类难受地靠在自己身上,一张小脸苍白,答应藤堂静和杉菜会照顾好类的。坐在回家的车里,美作担忧地问道"类你昨天干什么了?怎么好端端地发烧了?"类感到一阵又一阵的眩晕,闭上眼,"咳,咳咳,我昨天去了天台,咳咳咳,估计吹了风,有点着凉了,咳咳。"到家后,道明寺把花泽类扶上了床,医生已经在旁边候着,看见花泽类在床上躺好,便上去检查。一顿检查下来,只是受了风寒,吃点药,休息几天就好了。听到类没什么大碍,西门和美作就先离开了,道明寺留下来照顾花泽类。道明寺看着因为要吃药而苦着脸的花泽类,不由得想笑,道明寺从小就知道花泽类超级怕苦,有一次他还恶作剧给类吃了苦瓜,气的类三天没有理他。想到这,道明寺的眼神柔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宠溺,说:"类,快喝了吧,待会儿凉了更苦,我准备了糖。"花泽类被这宠溺的语气弄得一愣一愣的,乖乖喝下药,喝完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突然被人塞进一颗糖,一股草莓味的甜味充斥在口腔。花泽类看着道明寺笑盈盈的脸,感觉心里也变甜了许多。药里有安眠的成分,花泽类不一会儿便陷入了沉睡。道明寺看着他安静的睡颜,鬼使神差地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额头,轻声说道:"晚安,类,我的小王子。早点好起来。"似乎被自己刚才的举动给吓到了,道明寺落荒而逃,快步走出类的家,耳尖还泛着红。在睡梦中的类,翻了个身,嘟着嘴,喃喃着,"唔,晚安,我的阿寺。"






灿白 车 无剧情向

这里少女荼荼,第一次写文就上了高速!车门已焊死!
OOC预警!‼️‼️‼️
舌交注意!双性注意!产乳play!有失禁‼️‼️‼️
不适者请返回!❗️
请上车
(链接在评论)